萧观明:从减少碳排看香港问题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萧观明
萧观明:从减少碳排看香港问题

[导读]当我们在十一月中仍在舒适地享受着暖和清爽的天气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半个世纪后我们会与全球30亿人一起,在“没有选择情况下”被迫在炎热高温的地区生活?

文/萧观明

当我们在十一月中仍在舒适地享受着暖和清爽的天气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半个世纪后我们会与全球30亿人一起,在“没有选择情况下”被迫在炎热高温的地区生活?

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2021 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刚刚闭幕,有份跨国科学家的研究报告提出了按照当前的增温趋势、而且碳排放没有缓和的发展下,半个世纪后的2070年,人类居住地的年均温将会提升到7.5°C,估计到时全球会有30亿人被迫在炎热高温的地区生存。有公司更指出当气温每升一度的情况:“例如若气温再升高2°C,将危及数亿人的粮食供应,庄稼枯萎,蝗虫成群;升高3°C,极端气候将会变得更棘手:全球会出现再2倍多的野火和气旋、5倍的干旱,36倍的热浪。若再升高4°C,我们就会告别整个城市,包括迈阿密、上海等城市将被淹没。”这些,似乎已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活生生的在我们面前不远处,实在令人担心!

虽然大会达成了一份“2030停止滥伐森林”的重要协议,而且各大国领袖也做出了承诺,让各地政府就本世纪中叶实现净零排放,在2030 年前加大减少碳排放的力度和速度,以制止全球平均升温在世纪末超越摄氏 1.5 度,但是会议仍需克服包括如何提高各国政策的透明度、协调各国减排的时间表等等,这些都是会议背后的现实难题。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9年的《排放差距报告》显示全球减排的努力基本上是失败的!当有国家为了自保,投诉别国没有做好减排的时候,有多少人知道中国在减排所作出的贡献?根据各国目前已公布的减排目标,从碳达峰到碳中和,中国给自己只是30年的时间,比较日本要37年,美国要43年,欧盟更要71年,中国是全球最快、要求最高的国家!中国在减排方面的贡献更不只如此,在2020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了48.4%,累计少排放二氧化碳58亿吨,累计节能量占全球50%以上。这么大的贡献有没有人和国家去赞扬?

目前中国是全世界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碳排放量占全球¼以上,虽然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为了全球人类的福祉,中国亦愿意牺牲一定的经济发展。为了在30年达到碳中和的目标,中国积极推动发展以绿色低碳经济的国策。

大家都可以看到内地建设了大量水电、风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发电厂,同时亦不断改进煤炭发电。另一方面,中国亦积极推动汽车行业向新能源转型,多年前已经先后出台一系列的扶持新能源汽车政策。仅仅在2021年1月- 10月,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256.6万辆和254.2万辆,同比增长均为1.8倍。从效果上看,中国发展绿色低碳经济的节能减排作用和成果十分显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亦认为“中国的转型为减排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国家一部分及一座世界知名的现代化城市,我们的情况又如何?虽然香港特区自己亦已订立了在2030年把特区的碳强度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65%至70%的目标,然而因为在一国两制的“高度自治”下,香港特区官员的工作政绩不受这方面考核,加上香港特区政府传统的市场不干预政策,令推动气候政策的进展非常缓慢,“成绩”有目共睹。相比在中国的体制里,中央政府只要一设定目标,各省各市、各行各业便会层层分配各自的目标,因为成绩会反映在各级官员的政绩考核中,减排目标能否达标将关系到他们的仕途。

我虽不是政治评论员,但从上述的简单数据看到阻碍政策执行的问题与香港特区政府的结构性问题有不可划分的关系。这些问题不仅影响了香港减排的步伐,更影响着整个香港特区政府的治理能力,令多个范畴的社会问题都无法有效解决。

(作者系香港科技大学创业中心署任主任兼主管、大湾区教育融合发展智库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