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国际时评:大选凸显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

来源: 新华网 
新华国际时评:大选凸显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

[导读]距离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近一月,但现任总统特朗普至今仍未承认败选。此次大选凸显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而撕裂的伤口愈合遥遥无期。

原标题 新华国际时评:美大选凸显社会撕裂顽疾之重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和当选副总统哈里斯已组成总统就职委员会,正式开启就职准备工作。距离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近一月,但现任总统特朗普至今仍未承认败选。此次大选凸显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而撕裂的伤口愈合遥遥无期。

美国社会的撕裂与对抗近年来愈演愈烈——政党极化、种族隔阂、警民对抗、贫富极端分化。执政者对此难辞其咎——他们不是尝试去弥合伤口,而是常常有意火上浇油。

政党极化,人为挖下隔阂的鸿沟。现在处于极端对抗状态的共和、民主两党,早已不是以红蓝两色区分,双方的相互排斥已经深入到社会的细枝末节。在所有涉及国计民生的问题上,无论是对外政策、经济政策、税收、种族等联邦层面的问题,还是移民、拥枪、堕胎等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具体问题,双方都已经水火不容。就连新冠疫情期间戴与不戴口罩,也成了两党的标志性分歧。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达里尔·韦斯特在他的新书《分裂的政治 分裂的国家》中说:“美国陷入了党派的极端冲突中,造成政客、社区乃至家庭的分裂。”这种极化已经到了任何人都不信任持不同观点者的程度。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共和、民主两党各有超过81%的成员对另一党派持负面看法。

可怕也可悲的是,极化的政党培育极化的国民。美国的社会安全正面临越来越活跃的极右与极左组织和团体的威胁。他们宣扬仇恨,鼓吹暴力。尤其是奉行白人至上主义的极右翼组织,其潜在破坏力不容小觑。不久前甚至发生了极右翼组织密谋绑架民主党籍州长的大案。

种族之间的冲突与对立日趋尖锐。今年5月,黑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警察暴力执法事件成为美国长期积累的种族矛盾爆发的导火索。疫情中的游行队伍、城市骚乱和打砸抢烧成为今年美国街头最突出的“风景线”。“黑人的命也是命”是黑人绝望的呐喊,也成了2020年最具知名度的口号之一。

美国种族撕裂的根源主要在于经济的不平等和社会对少数族裔的不公。新冠疫情更是让这种不公暴露无遗。美国警察多年来养成的暴力执法习惯,因受害者大多为少数族裔而成为种族矛盾“火山”喷发的催化剂。弗洛伊德之死并没有阻止警察继续对黑人施暴,“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虽然动静巨大,但并没有使黑人地位提升,反倒加剧了种族间的对立。

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阶层鸿沟越撕越宽。美联储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最富的前1%和10%人口分别占全部家庭财富的30.5%和69%,而最穷的50%人口仅占全部家庭财富的1.9%,且这种差距呈加速拉大趋势。

新冠疫情在美国酿成人祸。华盛顿政客们为保大选年的政绩,不作为甚至乱作为,导致美国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高居全球之首,经济也遭到沉重打击。普通百姓不但要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还要遭遇收入减少、丢掉工作甚至失去居所的困境。所有这些,进一步加剧了遍布社会各个角落的裂痕。

回顾本次大选,两党之间的相互攻讦无所不用其极,各种“解密”“丑闻”演变成一场场闹剧。两党唯一的共同点是,对选民关心的切身利益问题给不出答案,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能力拿出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

由于美国社会撕裂呈现系统性与结构性特点,要想让撕裂的伤口愈合,任务艰巨,回天乏术。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