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国际时评:10万生命陨落 政治霸凌科学的恶果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新华社记者
新华国际时评:10万生命陨落  政治霸凌科学的恶果

[导读]美国新冠疫情死亡人数27日突破10万大关,同时感染确诊人数逼近170万,数字之高远超其他任何国家。

原标题 新华国际时评:10万生命陨落,政治霸凌科学的恶果

文/新华社记者

美国新冠疫情死亡人数27日突破10万大关,同时感染确诊人数逼近170万,数字之高远超其他任何国家。

作为世界上科学最发达、医疗技术最先进、医疗设施最完备的国家,美国却占据了全球七分之二的新冠死亡病例。这一令世界讶异的数字背后,是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的荒谬现实导致的恶果。

荒谬之一,科学“靠边站”。如果说疫情发生之初,把新冠病毒看作流感病毒可能还只是美国决策者判断失误,那么后来一再错过纠错机会,却是政治因素作怪。美国不缺专业的医疗人员,疫情发生后也没少收到专家们的建议,但决策者们直接选择无视。

尽管专家一再告诫,过早重启经济将导致疫情反弹并引发第二波疫情,白宫决策者却为了政治需要而强行推进重启计划,将疾控中心制定的“复工指引”束之高阁。其恶果就是已有17个州重启不久就遭遇疫情反弹。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员复工且防护措施不到位,疫情在美国第二次暴发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荒谬之二,打压“吹哨人”。看看美国疫情“吹哨者”们的命运:华盛顿大学传染病学专家朱海伦1月份就美国内疫情“吹哨”,随后被下封口令,2月她的实验室被下令停止检测;4月初,“西奥多·罗斯福”号航空母舰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因写求助信被免职;5月中旬,负责疫苗研发的高级卫生官员里克·布莱特因坚持己见而遭解雇。

白宫应对新冠病毒特别小组重要成员、知名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坚持以专业诚实态度将科学真相告知公众,却多次受到高层冷遇,甚至遭到极右翼分子的人身威胁。当福奇说实际死亡人数 “几乎肯定要高于”官方统计时,白宫决策者们却认为死亡数据被高估了,并向各州施压调整统计数据。

荒谬之三,误导公众。在美国,就连是否戴口罩也成了政治选边站的标志。一些急于重启经济的官员为了淡化疫情严重程度,故意在公众场合不戴口罩,尽管戴口罩早已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防控措施。舆论广泛认为,疫情发展到如此严重地步,与一些官员对公众的误导有很大关系。

荒谬之四,花式乱甩锅。疫情初期,白宫决策者对中国的抗疫努力赞赏有加。随着国内疫情失控,害怕反对党和公众追责的白宫就开始调转风向,栽赃中国。从污称“中国病毒”到“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一系列栽赃行动被国际机构和专家以科学和事实为据驳斥后,为持续转移公众视线又试图以所谓“中国信息不透明”等追责中国,结果同样被证实为子虚乌有的谎言。

自诩全球抗疫“领导者”的美国还将世界卫生组织当做替罪羊和攻击标靶,不顾国内外普遍反对强行中断对世卫组织的资金支持,原因同样是世卫组织的科学指引和合理建议不合他们的胃口。

随着疫情发展,人们看到了越来越多不可理喻的事情:对内打压理性声音,依政治需要而不是科学研究制定疫情应对举措;对外推责“泼脏水”,竭尽所能转移国民视线。正是一些反智的美国政客,以政治霸凌科学,汲汲追逐个人政治前途和政党利益,无视民众生命和国家利益,才造成疫情失控,酿成今日恶果。

如今,糟糕的应对让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居高不下,任何粉饰企图都是枉然。美国执政者应及早回归理性,尊重科学,避免第二波疫情暴发夺走更多无辜者的生命。

责任编辑:李梦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