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客语:复杂局面中更应坚定"一国两制"制度自信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吕英杰
中环客语:复杂局面中更应坚定

[导读]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我们更应坚定“一国两制”制度自信,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不为一时之曲折而动摇,不为外部之干扰而迷惘。“一国两制”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仍然要用“一国两制”的思维来解决。

文/吕英杰

近日,习近平在出席庆祝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时,谈到了澳门“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四条重要经验,其中第一条就是要始终坚定“一国两制”制度自信。这一重要经验揭示了“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核心密码,指明了“一国两制”事业发展的关键所在,思想深邃,意义深远,对于港澳“一国两制”实践有重要的现实针对性和长远指导意义。

“一国两制”是邓小平提出的伟大构想。1981年,邓小平在北京会见港台知名人士时,首次公开提出解决台湾、香港问题的“一国两制”构想:即在统一的国家之内,国家主体和个别地区分别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中央政府采取特殊的方式对享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实行管理。这在以往的人类政治实践中从未有过,改变了历史上但凡收复失地都要大动干戈的所谓定势。按照“一国两制”方针,香港、澳门实现和平回归,“一国两制”以“求大同、存大异”的制度包容,实现了“一国”之下“两制”相融相生,是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丰富和发展,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一个制度的优劣,要看它的实践效果。香港、澳门回归以来的实践证明,“一国两制”是历史遗留的香港、澳门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也是香港、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安排。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充分行使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保持不变,法律基本不变,香港、澳门居民享有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广泛的民主权利和自由。

在2019年6月以前,香港虽然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非典疫情、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基本的繁荣稳定有目共睹。而澳门回归20年来,更是开创了史上最好发展局面,社会和谐稳定,民主政制稳步发展,对外交往不断扩大,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民生福利明显改善,各项事业全面进步。1999年至2018年,澳门本地生产总值由519亿澳门元增至4447亿澳门元,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经济体之一;人均GDP由12万澳门元升至67万澳门元,位列世界前茅。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

“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正在向纵深推进。“一国两制”作为一项重要制度创新,与其他任何新生事物一样,在实践中一定会遇到各种问题。比如,“一国两制”使得香港与内地政治制度不一样,法律制度也不一样,价值观念有差异。一些不愿意看到中国崛起的某些西方势力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企图在港制造“颜色革命”,把香港作为对中国进行牵制的“棋子”。香港反对派和本土激进分子与外部势力相互勾结,“港独”组织头目与某些外国驻港总领馆官员在港频频密会,他们挑起部分香港市民对“另一制”的对立情绪,鼓吹和支持“港独”,企图把香港变成国际博弈的战场,从而遏制中国发展。所以,才有了2019年6月以来的黑衣暴徒堵路纵火、打砸商铺、暴力袭警,公然打出“港独”旗帜,喊出口号,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出现了鼓吹煽动“港独”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我们更应坚定“一国两制”制度自信,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不为一时之曲折而动摇,不为外部之干扰而迷惘。“一国两制”实践中出现的问题,仍然要用“一国两制”的思维来解决。

毋庸讳言,香港发生的暴乱,特别是一些蒙面暴徒胆敢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公然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与相当一部分港人不能正确摆正“一国”与“两制”的位置、片面强调“两制”而忽略“一国”不无关系。广大港人必须认识到,“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尊重和维护“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两制”必须在“一国”之内运行。澳门“一国两制”实践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澳门同胞深刻认同“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旗帜鲜明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定的宪制秩序,尊重国家主体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正确处理涉及中央和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有关问题。香港要保持繁荣稳定,就必须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维护宪法和基本法,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结合起来,把维护中央对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结合起来,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不断完善特别行政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

“一国”与“两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在香港止暴制乱过程中,内地有些舆论批评香港的法律制度和法官,认为香港暴乱之所以难以遏止,首先“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是重要原因;其次,认为香港法官中有很多“洋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洋人法官”是在偏帮暴徒,因此不少人对香港的法官人选和法律制度有意见。意见可以讲,但说多了对建立“一国两制”的统一战线无益。

香港特区的法律制度与内地不同,但也是“一国两制”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港特区的法律制度来源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基本法》规定了香港原有法律“基本不变”。《基本法》第八十四条订明,香港特区法院可参考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司法判例。所谓“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保释制度,也是《基本法》认可的,符合“保留原在香港适用的原则和当事人享有的权利”。《基本法》还规定了香港法官的产生办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第九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可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聘用”。

在香港止暴制乱中,香港司法机构发挥了可圈可点的作用,一批暴徒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首宗侮辱国旗案件审理中,21岁被告被判处其200小时社服令;法官裁定一位15岁的中学生“意图管有攻击武器”及“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判处被告入更生中心;自称“占旺女村长”的暴徒被裁定两项“暴动罪”罪成,判刑46个月;有暴徒向法院递申请保释,还有的以学业、旅游、参加同学婚礼等理由申请离港,最后均遭香港法官驳回。在暴徒围堵香港警察总部时,一名43岁男子喷污警署玻璃门,向警员吐口水,被捕后法官判处10个月有期徒刑,并须赔偿警方1670港元维修费。法官斥责其吐口水行为:肮脏、污秽、卑鄙!正因为香港法官在止暴制乱中发挥的作用,香港暴徒也把破坏的目标对准了香港司法机构。香港高等法院、终审法院数次遭到暴徒投掷汽油弹,有法官被暴徒指名道姓地辱骂。自2019年6月9日至2020年1月2日,香港警方在大型公众活动中拘捕6943人,其中5523人的案件在调查中,1082人已经或正在进行司法程序。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曾以有“洋人”能在香港法院工作感到自豪。她说,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享誉国际,15位国际知名、在法律界地位崇高的海外法官愿意参与香港法院工作,足证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独立获他们认同。其中1位海外法官——前加拿大首席大法官麦嘉琳在接受加拿大传媒访问时指出,香港法院非常独立、法官极高质素,而且法律严格地落实。

事实也是如此。香港回归后保持繁荣稳定,司法机构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如香港营商环境一流举世公认,世界银行近期发表的《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表明,香港在190个经济体中位列全球最便利营商地的第三位,而且过去十年持续位列全球前列。这得益于香港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稳健的法治基础。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报告表明,香港在司法独立方面位列亚洲第一,香港法律成熟并为国际商业社会所熟悉。所以,国家的“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支持香港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解决争议服务中心。近年来,香港特区政府也在不断巩固自身作为亚太区主要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的地位,在“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香港更可大显身手,为投资者提供投融资、基础建设、海事和知识产权等的法律服务。

仅因“一国两制”实践中的风波而质疑香港的司法制度,是缺乏“一国两制”制度自信的表现;两地存在制度差异,或正是“一国两制”精髓所在。我们当解决“一国两制”实践遇到的问题时,千万“不要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

习近平多次指出,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改变、不动摇。对香港来说,应该关心的不是“一国两制”方针不会改变的问题,而是如何全面准确贯彻落实好“一国两制”的问题。面对2019年6月以来的风波,香港更应增强对“一国两制”的制度自信和实践自觉,真正做到“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相信“一国两制”的航船定能经受大风大浪的考验,在前进中化解新的矛盾和问题,在“自愈”的过程中显示出日益强大的生命力和制度韧性。

(作者为香港紫荆网执行总编辑)

责任编辑:虹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