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环客语:英国殖民统治与“双普选”内情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崔谷
中环客语:英国殖民统治与“双普选”内情

[导读]香港当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在稳定和秩序的基础上,香港的政制发展才能够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准绳,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内行稳致远。

文/崔 谷

近日,有香港团体在社交媒体声称香港“仍未实行双普选,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9月19日,香港特区政府对这一谬论进行了驳斥——《中英联合声明》并没有条文订下实行“双普选”。

翻开《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款第四项清楚表明,“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中英联合声明》附件一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由选举产生”。这两个条文均与“双普选”无关。

这里,很有必要为香港的年轻人补上“通识教育”课——在英国人殖民统治时期,香港到底有没有推行过“双普选”?港人有没有“双普选”的权利?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首先,在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港督从来都是英国委任的。1843年,英国用武力强占香港后,立即委任了首任港督砵甸乍。港督由“皇室授权并指令港督兼总司令行使在他职权范围内之一切权力”,是香港的独裁者。

其次,在1984年以前的近一个半世纪,港英政府行政立法两局议员主要由港英政府官员出任或由港督委任。英国对香港实行殖民统治的法律文件《英皇制诰》和《皇室训令》,规定了“英人治港”的政策,所有官员及两局议员均由港督根据英国的利益决定任免。

在英国殖民统治下,香港的中国人根本无法进入管治架构。港英行政、立法两局议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清一色的英国人,就是英国人担任的议员也不是选出来的,港英政府布政司等主要官员是当然的“官守议员”,非官守议员全部由港督委任。

二次大战结束后,港督杨慕琦曾推行过“城市议会”计划,规定香港的中国人可以参选。但是,选举条例又充斥着歧视性条款:如华人参选议员要通晓英语,且在最近15年中要在港居住满10年;而英国人则只须满23岁、在港住满1年便可参选。然而就是这种选举,也被继任港督葛量洪否决。葛量洪认为,华人只希望有“一种仁慈的独裁政治”,他计划将立法局内委任非官守议员改为两部分,一部分由港督指定,一部分由英国籍人士选出。

港督葛量洪在给英殖民地大臣密函中说:英国属土的重要政事应由英国人处理,香港大多数市民没有英国籍,因此无权过问,这是一个“基本原则”,而民选议员则是“潜在的危险因素”,因为他们“表面上虽然效忠英皇,内心却可能效忠于一个希望结束英国对本殖民地的统治的国家”。所以,在长达近一个半世纪的时期中,港英立法局从来没有一个选举产生的议员。

直到香港回归后,港人才有了选举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的权利。中央政府坚定不移支持香港特区依法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员最终由普选产生。22年来,香港民主政制依法稳步推进,特区政府和立法机构由港人组成,行政长官选举的民主程度不断提高,立法会选举的直选因素不断增加。

2007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明确了普选时间表,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实行普选产生的办法,行政长官实行普选后,立法会全体议员也可实行普选产生的办法。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进一步作出决定,明确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原则和制度框架。但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831决定”,虽然得到了大多数香港市民的支持和认同,但在香港反对派议员的捆绑下,没有在立法会获得多数通过,反对派以对抗中央的方式来误导香港社会对民主的追求。使香港失去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宝贵机遇。

可以说,阻挠“双普选”进程的罪魁祸首正是反对派自己。当年反对派逆民意而动否决“831决定”,而现在又提出《中英联合声明》,说什么香港“仍未实行双普选,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其目的就是利用有些年轻人对历史的不了解,混淆视听,企图借助美英等外国势力,推翻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选出一个可以代表他们立场、可以不对中央政府负责的行政长官,从而为他们夺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权铺平道路。

香港目前发展民主虽然遇到了困难和障碍,但是中央政府的决心坚定不移,以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和立法会产生办法为主要内容的民主政制必定会循序推进。但是,香港当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在稳定和秩序的基础上,香港的政制发展才能够以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为准绳,在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内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