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一地两检”是香港前进的缩影

来源: 大公网  作者: 杨 坚
港媒:“一地两检”是香港前进的缩影

[导读]把高铁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相联繫,把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与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就明白高铁对香港不可或缺,“一地两检”势在必行。

文/杨 坚

8月2日,反对派团体和支持他们的一些学者成立关于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一地两检”关注组,宣布发动民意坚决反对和阻止高铁“一地两检”。以“关注组”为名,令人联想反对派从针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成立关注组,到所谓争取早日“真普选”的“《基本法》四十五条关注组”,不仅体现反对派一贯的政治立场,还展示出反对派一贯政治自大。

反对和阻挠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反对派如愿以偿。但是,争取早日实现他们所追求的“真普选”,则落空了。反对派的政治自大在普选一役中受挫,预示着他们这一回打反对高铁“一地两检”的仗也将失败。

因为,香港的形势变了,而且在继续变化。

反对派再次玩弄伎俩

“四十五条关注组”没有取得成功便转化为公民党,是因为其领袖和骨干信心爆棚。那时,“泛民”似乎佔据了政治道德高地,挥舞民主旗帜就能所向披靡。然而,今天,他们亲手扼杀了香港居民在2017年普选产生行政长官的歷史性机遇,又提不出如何摆脱由他们一手造成的政治困境的出路,何来对香港社会的号召力?

相反,建制派只要紧扣香港形势,全面客观阐述“一地两检”的性质和意义,就能吸引香港大多数居民的注意力。

毋需迴避,1990年《基本法》颁布时没有人能预见“一地两检”。因此,《基本法》起草和通过时不可能把“一地两检”所涉及的法律问题明确地解决了。这是今天围绕“一地两检”法律问题,反对派与特区政府、建制派产生激烈争论的滥觞。

目前争论焦点,是通过修订《基本法》抑或《基本法》有条款,处理“一地两检”法律问题。特区政府和建制派认为,《基本法》第二十条可以处理,反对派则坚持必须修订《基本法》。乍一看,似乎反对派是“与时俱进”。

其实,这又是反对派玩弄的伎俩。他们主张修订《基本法》附件三,把“一地两检”所实施的内地相关法律列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全国性法律”。但是,内地相关法律只是在香港将租给内地的高铁香港西九龙总站区区10馀万平方米楼面里实施,岂能称之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所以,如果按反对派的主张办,真是违背了《基本法》应有之义。

李柱铭说,《基本法》第二十条的立法原意,是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更多高度自治的权力。试问:由特区政府与内地有关地方政府签订合作协议,以租赁西九龙总站有限楼面的形式实施“一地两检”,不正是授权特区政府履行高度自治?

有人也许会诘问:“一地两检”一直是特区政府与中央有关部门商讨,不是特区政府说了算,不能理解为中央授予特区以“其他权力”。

试问:当今世界有哪一件大事,是一国或一地政府单方面能说了算?难道因为合作或需要合作,就失了国家主权或地方自治权?

高铁于香港不可或缺

就“一地两检”法律问题的争论,应当也必须换一个角度,即:高铁对于香港是否不可或缺?

仅仅以高铁便捷、节省时间为理由,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高铁营运初期客流量未必符合高铁的成本效益原则而质疑其必要性,是强词夺理。把高铁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相联繫,把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与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就明白高铁对香港不可或缺,“一地两检”势在必行。

2009年,广东省、深圳市明确把“携手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写进广东省、深圳市“十三五”规划。

2015年3月,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指出充分发挥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福建平潭等开放合作区的作用,深化与港澳台合作,打造粤港澳大湾区。

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加快城市群规划编制工作的通知》,提出2017年拟启动珠三角湾区等跨省域城市群规划编制。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正式进入国家层面。

2017年3月5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表示: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

八年来,粤港澳大湾区从广东省、深圳市地区发展战略规划,升至配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战略发展规划,是与时俱进。

二十一世纪经济竞争取决于两大因素:市场和科技。关于市场,香港七百三十万人口和一千一百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可谓微不足道。关于科技,香港只有局部很有限的优势。即使在若干科研课题上香港有关机构走在了前面,但是,不与广阔市场结合,不会转化为经济效益。香港必须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高铁“一地两检”是香港前进的应有之义。 

责任编辑:su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