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捷: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根植于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祝 捷
祝捷: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根植于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

[导读]紫荆网7月18日北京电:武汉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副主任祝捷在《瞭望》撰文表示,党内法规根植于党的建设,将思想建党融入于规范性条文表达之中,是衡量一个党的制度建设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

文/祝 捷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依法治国与制度治党、依规治党相结合,高度重视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制定修订70余部党内法规,占现行有效党内法规总数的40%,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正在逐渐形成。

在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关键时期,中央印发《关于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为构建比较完善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高效的党内法规制度实施体系和有力的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保障体系奠定了基础,明确了框架。

党内法规以严谨的制度形式体现思想建党的传统和成果,又以丰富的思想内涵呈现制度治党的样式和方法,是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的结合路径,也是党的制度改革的重大成果。

党的建设是一件关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关乎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根本大事。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仅要以思想的内涵口口相传、代代相承,而且要以制度的形式予以确认,以确定性指引党员行为,以规范性强化党员作风,以强制性强化对党员的刚性约束,从而让思想建党的深邃内涵,既内化为党员的思想意识,也外化为党员的行为模式。

党内法规制度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长期革命、建设和改革过程中积累的思想经验。这些经验反映在制度层面,体现为党的建设的思想动力和理论源泉。党内法规根植于党的建设,不仅将思想建党融入于规范性条文表达之中,而且是衡量一个党的制度建设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

《关于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提出“1+4”基本框架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即党章和党章之下分为党的组织法规制度、党的领导法规制度、党的自身建设法规制度和党的监督保障法规制度。党内法规体系的“四梁八柱”已经形成。

党内法规一方面能够以制度治党促进思想建党的成果转化,使思想建党的成果落地生根,从理论形态转化为实践形态;另一方面能够以思想建党优势植入制度治党的全过程,在制度的字里行间传递出思想价值,使思想“软约束”与制度“硬规矩”一道成为广大党员的价值共识和行为引领。

思想建党要求以思想建设为根本,以党性教育为核心,以作风建设为基础,推动思想建党工作制度化、常态化。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学习和教育培训成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重点,构成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支柱之一。

制度治党要求把党的建设的思想内涵作为逻辑主线,贯穿于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之中。党内法规制度姓党、管党、为党,体现着党的主张,体现着党的政治性、战斗性和思想性。

《关于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意见》坚持问题导向,将“党依据党内法规管党治党的能力和水平显著提高”作为检验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成果的重要指标。党内法规通过规范性表达将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的具体实现过程予以全景式展现,并且能够针对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过程中的问题作出回应性调整。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制定颁布中央八项规定,以之作为作风建设的突破口和切入点,狠抓人民群众反映的“四风”问题锲而不舍。以《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编织以明责、知责、促责以及失责的追责制度之笼,实现“有责必问、问责必严”。继而制定《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举一纲而万目张,解一卷而众篇明”,扎紧党规党纪之笼。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准则》将思想建党纳为党内法规制度一部分,将“吹吹风”的“软倡议”明确为“硬要求”;《条例》以党中央统一领导下的党委(党组)全面监督、纪律检查机关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等织密党内监督体系之网。

这一系列兼具思想教育与制度规范的组合拳,与思想建党中和风细雨的道德教化与润物无声的理论说教相结合,直面治党不严、管党不力、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突出问题,以党内法规制度的强大势能,为思想建党与制度治党构筑坚实的基础,推动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的形成。

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一条基本经验。思想建党需要制度的载体,制度治党需要思想的灵魂,党内法规是两者结合的产物,也是以制度体现思想的形式,以思想丰富制度的载体。党内法规制度建设,是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的路径。中国共产党的思想优势和制度优势在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中扎下了根。(作者为武汉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副主任,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刊载于《瞭望》2017年第29期)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