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伟建:“一国两制”是香港稳定发展的基石

来源: 骆伟建  作者: 骆伟建
骆伟建:“一国两制”是香港稳定发展的基石

[导读]“一国两制”是国家解决香港问题的根本政策。通过“一国两制”,既能做到香港回归祖国,实现国家的统一,又能保持香港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繁荣,是一举两得,利国利港的政策。

文/骆伟建

今年7月1日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二十周年,也是“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实施二十周年。在回顾历史、展望未来的时候,有必要总结成功的经验,分析失误的原因,寻找历史的轨迹,把握发展的趋势。

“一国两制”是国家解决香港问题的根本政策。通过“一国两制”,既能做到香港回归祖国,实现国家的统一,又能保持香港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繁荣,是一举两得,利国利港的政策。

“一国两制”第一阶段的中心任务就是保障中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实现国家的统一,做到政权顺利交接。同时,保障香港社会制度基本不变,平稳过渡。历史事实证明,“一国两制”很好地完成了这个阶段的任务。回想当年,不少港人对“一国两制”不了解,有怀疑,出现一股移民潮,更有外国媒体公开发文,宣告“香港已死”。但是,结果正好相反,香港在历史转变中,有了“一国两制”这块基石,不仅没有大乱,没有消亡,做到了社会的平稳过渡,而且还能保持优势,持续发展,这在人类历史上实属罕见。事实胜于雄辩,移民海外的港人开始回流香港。这一切充分展示了“一国两制”的优势。

处理好“一国”与“两制”关系

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后,“一国两制”进入了第二阶段,即通常说的五十年不变的时期。在这个阶段,“一国两制”的中心任务就是要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落实“一国两制”的宗旨。具体而言,在“一国”的平台上,利用国家的优势,支持香港特区的发展。

回想1997年亚洲发生了金融风暴,直接冲击了香港的经济,造成了香港社会和居民个人的经济损失。不久,香港又遇上了“沙士”和“禽流感”,让香港经济雪上加霜。紧接着又发生了美国的金融海啸,影响香港对外经济发展。面对这一系列的冲击,中央政府利用国家改革开放打下的基础,取得的成就,积极支持香港经济复苏和发展,包括加强内地与香港更加紧密的经贸联系,提供香港企业进入内地市场发展的机会。开放内地居民赴香港个人旅游,支持香港的零售业发展。开展粤港澳区域合作,开拓香港经济发展的空间。

实践证明,中央政府的支持措施提振了香港的经济,体现了“一国”的优势。另一方面,在“两制”的合作平台上,香港为国家改革开放、走向世界提供了条件,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作用和现代服务业,为内地企业融资、人民币逐步国际化、各行各业人才培养、管理经验的传授等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作用。所以,只要继续夯实“一国两制”的基石,坚持“一国”这个大平台,充分利用“两制”的各自优势,互相合作,互惠互利,一定能够实现“国家好,香港好,香港好,国家好”这个共同的愿景,共同的目标。

同样,事实也说明了另外一点,如果特区不能正确处理好“一国”的原则,不能处理好“两制”之间的关系,动摇“一国两制”的基石,必将影响中央与特区的关系,从而影响香港的发展。

无需讳言,香港特区成立以来,受到了一股势力的影响,严重威胁和损害“一国”的原则,从所谓的“民主拒共”到反对立法维护国家安全,再到反对进行国民教育,发展到用非法手段“占领中环”反对中央对特区政制发展的决定,最终走上宣传“香港独立”、分裂国家的地步。个别政治人物在庄严的宣誓就职场合,公然反对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拥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侮辱中华民族。

不仅如此,在“两制”关系上,有一股力量总是将“两种制度”对立起来。一方面采取对立、对抗的方式,试图改变内地实行的社会制度,挑起制度之间的冲突,破坏“两制”之间的合作的气氛。另一方面又采取隔绝的态度,反对两地之间的合作,拒绝参与国家的发展。虽然两种态度和做法不同,但本质是相同的,就是反对两种制度和平共处,互相尊重,互相合作,共同发展。

事实证明,破坏“一国”原则,破坏“两制”合作,不仅损害国家利益,也损害香港自身的利益。这是“一国两制”实施的最大公害,如果不加以清除,后患无穷,“一国两制”难以完全成功。

香港社会出现这个现象是有多种原因造成的,需要深刻的反思。

首先,要反思并搞清楚在“一国”下的“两制”之间应该建立什么样的关系。对此,重温“一国两制”设计师邓小平先生的教诲是必要的。

邓小平先生对“两制”的关系说得很透彻,“‘一国两制’也要讲两个方面。一方面,社会主义国家里允许一些特殊地区搞资本主义,不是搞一段时间,是搞几十年、成百年。另一方面,也要确定整个国家的主体是社会主义。否则怎么能说是‘两制’呢?那就变成一制了”。“中国要是改变了社会主义制度,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会是怎么样?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也会吹。”

所以,两种制度应该和平共处,互相尊重。如果采取制度对抗的态度,两制就不可能长期存在,终将由一种制度吃掉另一种制度。

香港的角色定位于经济

其次,要反思并想清楚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因为角色的不同,决定了用什么态度去处理不同制度之间的关系。

综观近代中国统一的历史,反对或阻绕国家统一,否定“一国”原则的藉口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两地间经济水准差距,另一个是两地民主政治不同。随着内地经济迅速发展,居民生活水准逐步提升,用经济理由难以启齿时,民主政治的藉口往往就走到前台,唱起主角。在香港,表现为有些人竭力主张把特区在国家中的作用定位于政治,让特区在国家中扮演政治上的反对者角色,甚至有人希望香港演变成为颠覆内地政府和制度的基地。出现了反对和改变内地社会制度的言行,引起了两种制度之间的冲突和对抗,从而破坏双方互相尊重和信任。

这就是当前香港出现泛政治化、轻经济、唯政治的根源,导致了香港的经济优势不能充分发挥,政治纷争不断,干扰香港社会的稳定和发展。然而,采用“一国两制”的政策,目的之一是希望利用香港的优势,服务于国家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发展。因为两种制度在经济层面上有共同的利益和需要,互相合作,对双方有利。但两种制度在政治层面上并不需要,也不能强求一致,如果香港的一制总想影响和改变内地的社会制度,那么国家为什么还要允许香港一制的存在呢?所以,将特别行政区在国家中的角色定位于经济作用,可以发挥香港所长,而定位于政治作用,不利于“一国两制”的发展,只会让“一国两制”走上死胡同。特区要走出目前的困局,希望“一国两制”成功,必须破除这种政治定位的思迷。

“一国两制”在香港还有三十年时间施行,三十年后何去何从?一些人期望“一国两制”能够延续。一些人试图放弃“一国两制”搞香港“自决”和“独立”。当然,中华民族绝对不允许、国家也不容忍香港“自决”“独立”。

但是,希望“一国两制”延续的愿望能否实现呢?回答这个问题,还是应该回到邓小平先生关于“一国两制”的逻辑上来。如果希望“一国两制”延续,就要搞好“一国两制”,让“一国两制”既能保障国家的利益,也能保障特区的利益。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好的,行得通的,那就不可能改变,也没有必要改变。如果“一国两制”不成功,想要延续也没有条件和可能。这就是“一国两制”能否延续的因果关系。

所以,与其现在讨论“一国两制”三十后怎么办,不如实实在在,脚踏实地,集中精力排除一切干扰,将“一国两制”搞成功。只要“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我们就能把握“一国两制”的发展趋势和未来。(作者为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su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