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美大选首场辩论对选情影响并不大

来源: 海外网  作者: 李 默
海外网评:美大选首场辩论对选情影响并不大

[导读]本场辩论对二者选民基本盘动摇不大,中间选民会受一定影响。但接下来尚有两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和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现在言胜言败为之尚早。

文/李 默

当地时间9月26日21点,美国举行首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同台辩论,唇枪舌剑。辩论持续90分钟,涉及就业、税收、种族、网络、反恐、核安全等议题。当天希拉里恰逢其外孙女两岁生日,状态甚好;特朗普则准备不充分,表现欠佳。辩论结束后,《华盛顿邮报》以“胜利者”形容希拉里,以“失败者”称呼特朗普。

此次辩论中,双方在多项重点议题上针锋相对。首先双方在就业问题上观点迥异。希拉里认为美贸易并非经济困局的主要因素,最主要因素还是国内原因,提出增加在基础设施、制造业、科技等方面投入,继续推动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标准和男女同工同酬等政策,刺激经济。特朗普则将美经济困局归咎于国际贸易对美不公,认为“中国带头从美国抢走就业岗位”,提出增收进口税,“从别国手中夺回就业岗位”。二人互相批评对方观点,希拉里强调特朗普是“富二代”,观点偏激;特朗普则批评希拉里从政多年但成果寥寥,顺带贬斥克林顿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为“美史上最烂”。

其次,双方的税收态度也大相径庭。特朗普重申,中国等主要竞争对手都在“强奸”美国,美经济泡沫一触即破。他主张对企业大幅减税并减少监管,认为此举有利于产业回流,对创造就业大有裨益。希拉里则认为特朗普的计划只能加剧贫富分化,治本之策应是向富人和企业多征税以便“投资中产阶级”。

再次,在种族政策上,双方意见也有不同。希拉里认为,种族问题虽仍突出,但既有政策行之有效,犯罪率持续走低,当务之急是着力重建警民关系、确保警察慎用武力、强化控枪措施。特朗普则强调现有犯罪率“难以令人满意”,种族矛盾和警民冲突仍很严峻,应以“法律和秩序”保障普遍安全,但同时表示赞同希拉里关于共建警民互信的观点。

接下来,双方在安全方面的看法也明显相悖。希拉里以其丰富的外交和从政经历为傲,认为美应强化同盟,延续现有反恐政策;还应强硬应对来自中、俄、伊朗等国的网络攻击和网络窃密。特朗普则批评民主党政府无能,奥巴马任期内美全球控制力下降。他重申,美国对盟友的保护“不应无偿”。

此外,双方也对对方个人进行相互攻讦。特朗普攻击希拉里主要包括:评价希拉里的政策是典型的政客承诺,“好听但无法兑现”;将美经济困局归咎于希拉里为代表的政客的“不作为”;重提“邮件门”,认为希拉里系“故意为之”,“十分可耻”;讽刺希拉里身体抱恙,“缺乏活力”等。希拉里则集中攻击特朗普:侮辱女性、隐匿税收记录、拖欠工人工资、散播谣言(屡次公开质疑奥巴马出生地不是美国)、两度因种族纠纷被司法部起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等。

不过,总体而言,在本场电视辩论中希拉里表现更好。整场辩论中,希拉里准备充分,言语条理清晰,表现镇定自若,驳斥有理有据;特朗普则明显准备不充分,紧张不安,气势上稍落下风。一来,希拉里发言时,特朗普常不苟言笑地插嘴打断或否认,多次遭主持人“警告”;特朗普发言时希拉里则面带微笑,时而做笔记,基本未干扰特朗普正常发言。再者,特朗普整场辩论中喝水次数不少于8次,且每次都是板着脸嘬一口,使观众愈发觉得他紧张、不自信;而希拉里全场未饮水,精力充沛,以行动驳斥了外界关于她健康堪忧的种种传闻。

总的来说,两人都延续了之前的公众形象:希拉里突出了自己的自信、精干、经验丰富,强调“我精心准备这场辩论并且已准备好当选总统”。特朗普则维持其不拘小节的“总裁范”,洒脱随意。但特朗普缺乏经验,场上表现确实不及希拉里。本场辩论对二者选民基本盘动摇不大,中间选民会受一定影响。但接下来尚有两场总统候选人辩论和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现在言胜言败为之尚早。尤其是10月4日的副总统候选人辩论,特朗普的副手、印第安纳州州长彭斯曾是脱口秀主持人且代表共和党主流,口才了得,或能扳回一城。(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杜丽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