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专家谈“爱国主义”

来源: 环球时报 
外国专家谈“爱国主义”

[导读]很少有美国人说自己不爱国,即使他们感觉祖国没有兑现其全部承诺。美国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常爱展示国旗或其他国家象征,并指责别人不爱国,将被说“不爱国”视为严重侮辱。

查尔斯·格雷:爱国主义在美国日益扭曲

很少有美国人说自己不爱国,即使他们感觉祖国没有兑现其全部承诺。美国人无论政治立场如何,常爱展示国旗或其他国家象征,并指责别人不爱国,将被说“不爱国”视为严重侮辱。

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认可“美国例外论”的主要观点,认为这是简单却不言而喻的事实,也是美国政治制度优于世界其他国家的一个标志。许多美国人爱炫耀自己的“美国象征”,从汽车上的国旗,到在电影中把美国人置于高不可攀的地位。

遗憾的是,爱国主义虽值得推崇,但却可能对国家造成阴暗的影响,常会让一个国家仇外甚至自作自受。比如奥巴马总统2009年“买美国货”的表态,在许多制造业岗位流失严重的州很受欢迎,但却令美国与其最亲密的盟友关系紧张。又比如煤炭从业人士宣称其工作岗位因别国竞争而流失,这只是企图打着爱国旗号挽救一个在经济和技术上都衰败不堪的产业罢了。这两个例子都说明,纠结于某些行为是否爱国忽略了这样的事实:复杂的经济、科学、政治事务没有简单的答案。

不过,也许爱国主义最危险的一面潜藏在我们这个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社会中。尽管宣扬爱国主义在传统上是一种缓解国内社会和政治紧张的有效方式,但在美国近代史上,这种方式往往难以奏效。主要原因在于,各政治派系越来越视对手为敌人,而对敌国的忌惮只偶尔发生在真正的战争中。今天,班加西事件的真相与丑化希拉里·克林顿或她的共和党控诉者相比几乎是无关紧要的。爱国主义在美国越来越扭曲,已经变成——若一个美国人与另一个美国人政治立场不同,那他们就是敌人,不像这两个人分别与各自的盟友在一起是同类,这是美国新“腐蚀性爱国主义”的表现。

爱国主义可以用来缓解国内社会紧张,尤其是能提醒公民们作为共同历史文化继承者所应担负的责任。然而,爱国主义——尤其以某种政治观点来判断一个人是否“真正爱国”的爱国主义,却可能产生反效果,将最小的政治争执扩大成造成分裂的文化战争。考虑到美国当代外交政策缺乏冷战时苏联那种单一的统一敌人,这一点更是千真万确。现代社会不缺战争,但它们太过复杂,很难与轻易就能团结人民的简单爱国主义挂钩。再加上美国国内在种族、性别等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大,要想通过诉诸爱国主义来团结美国人可能适得其反。

由于有太多美国人视爱国为自我身份认同的核心,再拔高爱国主义可能是件危险的事。包括政客在内的所有美国人都应记住这个统一命题,热爱祖国必须接受其他人用不同方式表达爱国主义的权利,且不能过度指责别人对祖国的不忠。(作者是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副院长,本文由李亚龙采访整理,译者为柳玉鹏)

责任编辑:杜丽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