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历史上未曾有 但必须有这样的世界秩序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基辛格
基辛格:历史上未曾有 但必须有这样的世界秩序

[导读]基辛格上台演讲风度翩翩而充满温度,他表示,25年以前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对周恩来总理说到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所以每一次到中国来他都要充分了解一些有关中国的新知识。

文/基辛格

中国网讯(实习记者杨尧)10月31日,美国前国务卿、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基辛格博士出席“世界秩序与中国角色——2015京城国际论坛”并发表讲话。

基辛格上台演讲风度翩翩而充满温度,他首先表示,25年以前他第一次来到中国,对周恩来总理说到中国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所以每一次到中国来他都要充分了解一些有关中国的新知识。基辛格说就他的经验总结来说,中国的最伟大之处在于把那些非常客观的东西变成了一种人类的体验。

中国无法确定自己的角色,中国必须确定自己的角色

基辛格提到,他八二年到中国,那时候中信集团刚刚诞生。更早的时候街上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汽车,更没有交通拥堵。但是,中国在采取每一步的时候都确定了雄伟的目标,都展现出了勇气。正是这样,中国实现了不少看起来不可能实现的目标。

基辛格七一年第一次来中国,有人对他说:中国二十五年之后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当时基辛格认为并不可能。但事实证明中国做到了,中国对自己有信心、中国领导人坚信自己的未来。基辛格表示他亲眼目睹中国克服了诸多困难,对于中国领导人所坚信的“未来”也一定可以实现。

这个“未来”,就是“两个一百”。基辛格强调,今天没有人能够知道中国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但是每个人也必须确定中国的角色,这是处于“世界秩序”之中最基本的条件。在世界秩序之中,没有人情愿使用武力而不是和平方式去解决纠纷。大国之间的军事冲突对人类来说是灾难,参与者无法从灾难中恢复。基辛格说,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很难恢复。假如1914年欧洲领导人知道战争结束之后欧洲的模样,也许当初就不会开始第一次世界大战。

基辛格表示,习近平主席把国际挑战定义为创立一种体系,这样使得潜在的敌人变成了合作伙伴。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不多,因此这一代人有一个独特的任务,也就是实现这一点。

前所未有的国际秩序

谈到写作《世界秩序》的缘由,基辛格说是因为饭桌上有朋友对他说:你应该写一本书,描述一些当今世界最大的问题。别写历史了,面向未来吧。基辛格表示,他没有办法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也不可能有人知道。所以大家必须一起努力,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基辛格强调,在整个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这样一个世界秩序,即整个世界参加到创造同一个国际秩序当中来。基辛格举例说,罗马帝国当时就没有做好这一点。在过去世界上各个地方、各个地区都始终没有这样被连接到一个国际秩序当中去。如今的这个国际秩序,则各个国家都可以参与、涵盖了整个世界,这可谓前所未有。

基辛格说,二战之后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唯一一个组织非常有序的国家。之后中国出现了、其他更多的国家出现了,出现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阵营之中。欧洲曾经统治过世界,统治了两百多年之久。欧洲人组织了一个独特的、适用于欧洲的组织,清楚地界定着秩序,而且还确定了各种各样的法律准则和各种各样解决冲突的办法。但问题是,世界上没有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完全用同样的方式组织起来,亚洲没有、中东也未曾有过。

现在情况又如何呢?在欧洲,相互平等的各国组成联盟。欧盟现在仍然在寻求界定其他的政治作用,在参与国际事务时既像民族国家,又是区域性组织。在中东地区,同时存在四种形式的革命,或者称之为“冲突”:有反对政府的,有发生在现有国家内部的种族、民族、宗教团体间的,有少数民族和宗教团体为组建所谓哈里发体系而跨越国家边界的,还有发生在区域内宗教团体或与其他区域之间的冲突。

这些冲突同时存在,难以用统一的规则加以阐释。它们到底会呈现何种发展趋势?目前仍不明朗。

阻碍中美达成一致的关键在于差异巨大

基辛格说,美国是由很多民族的人民组成的帝国,可以说,既是亚洲的一部分,又是欧洲的一部分。在战后时期,美国更是出现了诸多变化。

基辛格提到,在座诸位对中国的了解都远超过他,但是过去这45年他都在和中国打交道。他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发展趋势,或者说是所经历的三大阶段:一是毛泽东时期,实现了中国的统一;二是改革开放时期,中国逐渐融入国际体系;三是中国现在所进入的以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为代表的新时期。当中国实现这些目标时,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国家如中国那般强大。但中国再强大也不会去统治全球,它不会这么想,更不会这么做。

基辛格强调,现在的关键在于我们应该创造一个怎样的世界秩序?正如《世界秩序》中所说,中国和美国必须达成一致、相互理解。这对中美来说并不容易,因为两国都有悠久的历史,并且各自的制度体系又都非常独特。中国在历史上曾是一个了不起的帝国,现在则是全球秩序的主要参与者之一;美国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建立的崭新国家,而现在同样是全球经济体系的组成部分。

中美两国之间面临着文化方面的挑战。基辛格提到,在大多数历史时期,美国不存在强大的邻国,因此一直感觉到安全而感觉不到侵略;但中国的周围从来不缺乏强大的邻国。经常面临外国侵略的威胁。这样不同的历史,让两国看待国际问题的视角有所不同。

另外,美国拥有丰富资源,使用这些资源更是得心应手。这使得美国形成一种思维,认为每个问题都会有解决的方案;而中国人有系统思维,认为每个问题的解决都会牵涉到另外的问题。

将潜在敌人变作合作伙伴

要想弥补上述差异,绝非易事。基辛格表示,他同意并相信习近平主席的话,就是要将潜在的敌人变作合作伙伴。美国总统也说过同样的话,要将大原则运用到具体的事务当中。

基辛格认为,对于美国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理解中国是怎样思考的。相互理解对方的思维方式,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与使命。基辛格对于中国朋友给予他的关心与关怀心存感激,他认为这并非代表对其观点的全部赞同,但代表了一种鼓励。

“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我们拥有共同使命。”基辛格再次强调。虽然彼此之间可能存在分歧,但我们必须永远牢记目标何在。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个世界秩序,但必须要有这样一个世界秩序。

责任编辑:杜丽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