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地位仍须巩固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谭浩俊
人民币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地位仍须巩固

[导读]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地位提升的原因很多,如国际间的合作不断增多、对外贸易不断加强、在英国等国家设立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积极参与各种国际经济活动、加快建立区域或双边自由贸易区建设等。

文/谭浩俊

据媒体报道,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周二(6日)指出,8月人民币超越日元,成为第四大全球支付货币。过去三年人民币已先后超越七种支付货币的排名,目前仅次于美元、欧元及英镑。

而根据SWIFT提供的资料,8月全球的人民币支付额增加9.13%,而所有货币支付额减少8.3%。由此,人民币8月在全球支付市场占有率也达到创纪录的2.79%的高位,而2014年1月还仅为1.39%。

毫无疑问,这是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的重要标志,也是中国对外开放步伐加快的充分体现。因为,如果人民币在国际支付方面不能取得突破,那么,所谓的人民国际化,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对外开放工作,也始终处于一种不完整状态。更重要的,它说明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是没有话语权的,是缺乏应有的地位和影响的。显然,这与中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是不相符的。

应当说,从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来看,速度还是挺快的效果也是比较明显的。除了在支付货币方面的地位不断提升、影响不断扩大、排名越来越前之外,在国际经济组织中人民币的话语权也在不断提升。特别是设立亚投行的倡议发出以后,能够得到那么多国家的响应和参与,很大程度上也是人民币国际地位提升的标志。同时,积极推进金砖银行建设等,也是扩大人民币国际影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有效手段。

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地位提升的原因很多,如国际间的合作不断增多、对外贸易不断加强、在英国等国家设立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积极参与各种国际经济活动、加快建立区域或双边自由贸易区建设等。但是,最根本的还是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国经济在国际经济中的影响不断扩大。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没有经济作基础,没有越来越强大的经济实力做保证,要想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是不可能的。至少,是底气不足的。近年来,中国所以能够不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且取得不错的效果,就是因为有经济这个强大的基础,有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

需要注意的是,正如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贸易范围的不断扩大、国际影响的不断增强,已经引起了相关国家的防备一样,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加快,国际地位的加强,也越来越受到了国家的关注。也就是说,一方面,相关国家希望中国能够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加大汇率、利率等的市场化改革步伐;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人民币国际地位的增强,不希望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有更多话语权。那么,就会想方设法遏制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遏制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遏制人民币在更多领域发挥国际货币的作用。

而近日在美国主导下刚刚达成协议的TPP,也把矛头直指中国。特别是从美国总统奥巴马放出的“美国不能让中国等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的狠话中不难看出,对中国在国际经济中地位的提升,美国是很难容忍和接受的,也是一定会采取各种遏制手段的。自然,对人民币成为与美元一样的国际货币,是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挡的。

所以,面对人民币成为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我们还没有理由过于兴奋和满足,还应当有更强烈的危机感。首先,人民币支付的范围还不广。因为,虽然8月有100多个国家使用人民币支付,但是,逾90%的支付流量都集中于10个国家。其中,新加坡占人民币支付处理量的24.4%,英国为21.6%,两上国家就接近了支付流量的50%。可见,人民币支付的范围还是不太广的,要想真正成为国际货币,还需要在支付的范围上进一步扩大。

其二,人民币支付的领域还不多。数据显示,在贸易融资领域,人民币占全球信用状(letters of credit,信用证)发行额的9.1%,为第二大使用货币。相反,其他方面则仍处于比较落后的水平,仍然无法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相比,甚至不如一些小币种。因此,如何拓展人民币支付的领域,也是需要重视和关注的方面。

再者,8月人民币支付量扩大,可能与人民币汇率变动较大、出现一定幅度贬值有关。这也意味着,8月份的人民币支付量增多,不完全具有可比性。因此,第四大支付货币的地位,也不一定很牢固。

也正是因为一些人民币支付地位的提升,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存在一些需要改进和提高的地方。因此,还不能骄傲、不能盲目自满,而应当更多地看到存在的问题和国际经济金融的复杂性,从而不断地加大改革和对外开放力度,尤其是汇率改革,要更加适合中国经济发展实际和国际货币体系需要,建立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同时,要不断完善货币体系、改善金融市场秩序、打击非法金融活动,从而为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创造更好的条件、提供更好的环境。在此基础上,要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交流,加强与国际经济组织的合作,有效化解可能针对中国的各种限制和障碍。

责任编辑:李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