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收费公路出租车改革应有顶层设计

来源: 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收费公路出租车改革应有顶层设计

[导读]鉴于收费公路和出租车管理权限属于地方,交通部确立的改革方向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改革、能否触动利益格局还有待检验。这种未知性要求,不仅要通过顶层设计确立改革方向,还需要继续集聚改革动能。

2

收费公路

本报特约评论员徐立凡

鉴于收费公路和出租车管理权限属于地方,交通部确立的改革方向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改革、能否触动利益格局还有待检验。这种未知性要求,不仅要通过顶层设计确立改革方向,还需要继续集聚改革动能。

交通部《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日前出台,对于收费公路问题,意见提出“大胆破冰,深化公路管理体制改革”,“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实行收支两条线”。对于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问题,意见表示,要“鼓励发展多样化约车服务”。这是中央主管部门第一次对备受社会关注的收费公路和出租车管理问题给出方向性意见。

去年底以来,山东省政府部门“15条还贷公路到期后继续收费”的决定,引发了一场论战。尽管山东有关方面辩称,不存在暴利现象,有的公路仅能收回投资而不能产生效益,有的公路甚至严重亏损,但财报等统计显示,山东高速过去10年间净利润累计达137亿元,毛利率达50%以上,社会对其乱收费的怀疑无法消解。

与山东“收费公路王”相比,近日更加引人关注是,上海、广州等一些城市对于打车软件专车服务的干预,出租车司机面对可能出现的竞争态势以停工等方式表达立场的现象,以及由此引发的新旧市场生态的博弈。

既然是博弈,当然应该允许各方都表态。山东高速公路管理方算经济账、算法律效力账是出于利益维护考虑,各方质疑也是出于对公众利益的维护;一些城市围绕专车服务是否有营运资格、怎样才能有营运资格引发的争论,也是一种利益维护。各说各话不可怕,可怕的是各说各话之后没有结论,不能形成协商基础,从而失去达成共识的机会。

而就目前情况看,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有形成共谋而无法形成协商氛围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民间的讨论再激烈,也无意义。当市场秩序出现一定程度的动摇时,就需要政府部门出来干预。但政府部门的干预需要“师出有名”。如果仅是凭过去的管理经验,而忽视了市场生态已经发生的变化,那么干预就仍可能与市场现状脱节。围绕收费公路和出租车管理引发的争议,既有老问题,也有新问题,当各种矛盾显现出来的时候,通过顶层设计确立改革方向就是效率最高也最不容易与市场现状脱节的干预。

这就是交通部要求收费公路、出租车改革“取得突破”的意义所在。意见要求的“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实行收支两条线”,旨在剥离高速公路收费体系中的利益格局,这有助于让关于是否收费的讨论从利益诉求回到公共性诉求的主轨道上来。而“鼓励发展多样化约车服务”,则表明了对市场创新的认同。这为今后破除这两个领域的利益坚冰、找到改革切入点提供了政策支持。

鉴于收费公路和出租车管理权限属于地方,交通部确立的改革方向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改革、能否触动利益格局还有待检验。这种未知性要求,不仅要通过顶层设计确立改革方向,还需要继续集聚改革动能。只有保持充分的公共讨论,不打压活跃的市场力量,改革才有可能获得推动。

(原标题:收费公路出租车改革应有顶层设计)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