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利益勾兑催生官员注水博士帽

来源: 河南商报 

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落马后,被爆出学历涉嫌造假。沈培平毕业于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从未涉足理工科,却突然变成了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研究生,更得到了北师大的理学博士学位。更神奇的是,他从博士到教授,竟然只用了5个月。(详见昨日《河南商报》A20版)

一项统计结果显示,十八大以来,副厅(局)级以上落马官员超60人。其中,获得博士学位的官员至少12人。如果说我们的官员队伍文化素质提高了,那当然是好事,可问题是,这些官员的博士学位无一例外是在仕途中获得的。也就是说,他们一边做官,操劳政务,日理万机;一边就把博士学位拿到了。这样的“能力”,让那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难拿到博士学位的在校生情何以堪?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官员热衷于读博呢?因为现实中,博士帽成了他们在仕途上步步高升的垫脚石。中组部的一个抽样调查显示,九成以上的各级官员参加过各类研究生班等“学位速取”培训。

官员这么容易取得高学历,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因为权力。譬如沈培平,一个专科毕业的中文系学生,咋就奇迹般地成为北师大理学博士呢?

看看沈培平的简历,我们就“心领神会”了。简历显示,2007年4月~2009年12月,沈培平担任云南省普洱市委副书记、市长;2009年12月~2013年1月, 担任云南省普洱市委书记。正是在此期间,北师大与普洱市政府共建茶研院,他完成了博士论文《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而他的导师刘学敏所在机构,拿到了研究经费近1000万元。

官员读博,是为了在仕途上走得更稳更快,而高校对官员前来读博也是笑脸相迎,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老师”用得着“学生”的地方太多了,高校几乎所有的经费都来源于政府。官员有这个财政大权,高校有什么呢?只有一顶顶“好看又好用”的硕士帽和博士帽。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想杜绝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很难。

所以,沈培平从中文专科生到北师大理学博士、5个月从博士到教授的“逆袭”,折射的是政府和高校之间的利益输送。在这样的利益输送中,高校的节操碎了一地,权力的节操也不见了踪影。

责任编辑:丛培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