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外交,中俄关系来点实在的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外交部日前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参加即将举行的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开幕式,这次打破了惯例,中国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在境外出席大型体育赛事。同样,这次也是习近平主席在新的一年来第一次外出访问。意味着习近平主席这次出访带有特殊的意义,代表着中国领导人对于俄罗斯的重视,为了兑现中国将俄罗斯作为外交优先方向的承诺。

奥运会外交作为一种多边外交的重要舞台,通过这个舞台,展示的是不仅是国家的运动水平,而且还能展示国家间的亲密关系。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普京总统无视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他出席开幕式表示了他对于中国举办大型国际活动的支持与信心。习近平主席这次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也是给俄罗斯以来自中国的支持,特别是这届奥运会面临着来自于西方国家空前的舆论压力,中国的姿态更显现出其真诚。三百年来,西方国家掌握着话语权的主动,非西方国家动辄便会受到指责,尽管很多行为只是体现出来思维方式上的差异而已,但是却难以被西方社会的原教旨者接受。特别是在后金融危机时期,随着全球化的停滞,国家间的隔阂与互相不信任越来越强烈,中俄两国同样面临着愈加严峻的外部形势。中俄两国举办的两届奥运会都遇到了来自于西方国家的杯葛运动,理由同样指向了两国处理自己的政权稳定。中俄两国在新世纪以来双边关系不断走向更高层次,说到底这种联合也是作为非西方国家对于西方价值扩张的抵制。中俄两国关系的未来不仅取决于中俄两国自身,更要看西方国家能否接受多元世界的观念。

2014年关于中俄双边关系的话题很多,中俄两国最高领导人将会有六七次直接对话的机会,3月索契奥运会是一次盛大国际活动中展示中俄双边关系高水平的平台,年内还有在上海举办的亚信会议、在北京举办的APEC年会、塔吉克斯坦举办的上合组织峰会,年底还有核峰会,这些都是中俄关系继续推进突破的好时机。今年还是中俄青少年友好交流年,着眼于培养两国关系持续发展的未来骨干力量。这一年对于所有致力于发展中俄关系的学者、官员来说都将是繁忙的一年。

当前中俄关系面临着维持并且进一步提升的需要,这是由两国共同面临的外部环境所决定的。首先,后金融危机时代地缘政治格局影响最大的变化当属亚太版块已经成为大国竞争的关键,美国的亚太战略塑造了中俄两国共同应对的战略安全威胁。两国未必是要做领袖,在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维持外部环境的稳定是两国的需要。其次,2014年美国撤军阿富汗之后,塔利班卷土重来的可能意味着地区安全形势更加严峻,三股势力的挑战将是两国必须应对达的紧要问题。第三,中国的城镇化与俄罗斯的再工业化同步进行,在产业升级、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领域,两国都有很大合作空间,并不仅仅局限于能源合作。这里需要强调,俄罗斯担忧沦为原料供应地的可能,以往中俄关系中最主要的能源合作继续扩展和深化空间有限,且往往被解读为资源掠夺者的形象也有损于中俄关系的根本。能源开道的合作模式早就应该转变。

发展中俄关系也是普京政府的需要,习近平总书记的访问也是表达了中国对于普京的支持和回报。这几个月普京总统面对着国内外强大的压力。经济形势困难程度不仅低于他之前的预测,甚至距离库德林的悲观预测尚有差距。释放霍多尔科夫斯基也没有根本改善与反对派的关系,那瓦尔内还在筹划新一轮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普京把个人的政治声望全部押宝在这一次冬奥会上,他不惜举办一场最昂贵的冬奥会来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同样道理,正因为这次奥运会太重要,任何闪失都将损害普京总统的政治声望。在举办大型活动上相互合作,中俄之间已经有了先例,08年的奥运会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APEC两国在安保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都有成功的经验。 在美国、欧洲等国领导人先后发表声明拒绝出席的情况下,习近平主席亲临开幕式无疑是雪中送炭,表达了中国对于普京总统的强力支持。尽管普京担任总统并不意味着中国欧亚地区利益最大化,但是作为一名具有战略眼光的政治领导人,普京清醒的认识到中俄关系的重大意义,在他执政期间两国关系保持了尽可能的稳定、有序。

普京总统面临着另一政治压力是中国一路一带计划所造成的客观影响。因为这一计划在提出和落实的过程中操作过于匆忙,并且也缺少同相关国家的沟通工作。因而在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之后俄罗斯国内舆论普遍持有批评意见,很多人认为中国有针对俄罗斯的意图。普京总统面对的是来自于同僚的指责,批评他亲近中国的立场,在俄罗斯高层只剩下谢钦还敢于公开为中国说话。谢钦担任俄罗斯石油的总裁,长期主导中俄能源合作,同中国接触时间较长,也更加了解中国。俄罗斯已经提出2015年前建成欧亚经济联盟,因而2014年就是关键的一年,俄罗斯对于任何大国发展同中亚国家的关系都无比敏感,在这一时期就需要尽可能避免刺激俄罗斯人的神经。一路一带计划在设计时并不是针对俄罗斯提出的,但是确实在俄罗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

习近平主席此行同样也是消除隔阂的一次良机,通过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直接对话首先消除在政治精英层面存在的不安。单纯通过外交部门来做解释显得苍白无力,俄罗斯人也未必能够相信我们所表达的不针对俄罗斯的立场,外交说辞的效果毕竟很有限。需要做的是让俄罗斯人在新丝绸之路计划中看到其参与的空间,用事实证明,这一计划并非要排斥其他大国。利益与价值的共同体是未来中俄关系发展的大方向,目前的情况是两国有共同的价值和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但是共同利益相对薄弱。如果操作得当,外交部门不要急功近利,一路一带计划完全可以成为中俄关系的新增长点。

责任编辑: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