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没事坐地铁”不是涨价理由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龙敏飞

地铁一张票,2元坐到底,北京执行多年的低廉地铁票价让不少城市羡慕。最近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工作方案》,提出将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并择机出台。这意味着,从2007年以来的北京地铁“2元时代”即将终结。对此,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表示,大量人有事没事坐地铁,必须涨价。(12月16日央视)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你不说我倒还明白,你越说我倒越糊涂了。”这话用在这,也是恰如其分的。本来,官方解释称地铁涨价是为了缓解拥堵,是用杠杆原理有效分流。尽管我们未必赞同这种说法,但最起码还能看得明白。不过这名专家一解释,大量人“有事没事坐地铁”,所以得出要“涨价”的结论。因为这“神乎其神”的逻辑,一般人的确看不太懂,也让人愈加疑惑,地铁涨价到底是因为成本需要,还是因为有人“有事没事坐地铁”?

客观来分析,我们必须承认的确有人会有事没事坐地铁。从频见报端的新闻中我们可以知道,这种群体一般是“孤独寂寞的老人”,他们会有事没事坐公交车或地铁打发时间,找人聊天,因其牵涉到“老年关怀”的问题,曾引发广泛关注。不过在高峰期,在人被挤成“相片”的地铁里,“有事没事的人”几乎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挤地铁;而在非高峰期,“有事没事的人”去挤地铁,又有什么影响呢?

地铁要涨价,完全可以走正当程序。不可否认,北京在公共交通事业上,的确做出了不小贡献。据悉,北京2012年公共交通公用事业的补贴是170亿元,而2013年则是178亿元。在这样的持续补贴下,如果相关部门吃不消,想通过涨价的方式来缓解压力,公众也能理解。不过,必要的程序正义不可或缺,如先征求民意制定方案,然后再征求民意出台方案。只要地铁涨价走了正当的程序,具备必要的程序正义,那么即便涨价了,公众也完全可以理解。但在涨价的风声前,动辄向民众“吐脏水”,称其“有事没事坐地铁”,这样的姿态,显然是不妥当的。

更何况,即便如官方所言,价格杠杆是为了缓解拥堵,这种说法也缺乏必要的根据。毕竟,对于刚需群体而言,如果地铁票价上去了,那就会被分流到“地上”,使地面上变得更加拥堵,那这样的价格调节,便不具备治本的作用。而交通专家徐康明也认为,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通过价格杠杆分散高峰时段客流压力,是未来“可选项”之一,但对于“刚性”需要乘坐地铁的上班族来说意义不是很大。诚如斯言,缓解拥堵的办法,定然是不断完善公交设施,而不是依赖涨价,因为于刚需群体而言,再怎么涨价他们也不会宅在家里。

2009年,北京颁布了《北京市建设人文交通科技交通绿色交通行动计划(2009-2015)》,打造“公交城市”的名头就此开始变得响亮,也成为各地学习的范本与榜样。因而,就北京地铁价格而言,无论怎样调价,都不能背离公交城市这块名片。此外,在调价之外,我们更为关注的问题是,地铁服务质量能否真正提升?有没有配套的疏堵措施等?等等。在地铁票价进行调整时,我们需要理性客观的对话,而不是“我跟你讲道理,你跟我耍流氓”,动辄对民众“吐脏水”。

责任编辑: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