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通行”为何成超标征地理由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导读]对于“搭车征地”一事,官方的解释理由有三:一是建筑整体拆迁导致的扩大;二是为了建设安全需要和施工作业面的需要;最重要的是,这是一种“全国通行的做法”。如此说法让人莫衷一是。

作者:唐伟

针对宁安铁路芜湖新火车站“搭车征地”一事,安徽芜湖市委市政府发出书面回应称,新火车站征收红线范围确实大于工程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红线范围,但这是“全国通行的做法”且征地过程依法依规。(《京华时报》11月18日)

对于“搭车征地”一事,官方的解释理由有三:一是建筑整体拆迁导致的扩大;二是为了建设安全需要和施工作业面的需要;最重要的是,这是一种“全国通行的做法”。如此说法让人莫衷一是。

据了解,芜湖新火车站站区枢纽工程建设用地规划许可面积为32.2万平方米,房屋征收面积44.3万平方米,超出面积达12.1万平方米,超过规划面积的三分之一强,如此超许可征收显然有违常理。更何况,征地拆迁具有法定的刚性,从立项、规划、征收到施工有着严格的程序限制,若是以上理由都可以作为“搭车征地”的理由,那么土地征收恐怕将会无章可循。芜湖方面多征12.1万平方米的行为若被默认,那么其他地方就可“如法炮制”征更多的地。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等法规明确规定,房屋征收必须通过严格的公示、听证、讨论、反馈等公众参与程序,在住户还在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其“合法合规”从何而来?或许,相比于单纯的个案而言,“全国通行做法”的理由才是最令人担忧之处,类似的行为在其他地方都有所发生。比如2011年,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借国家修“石武高铁”征地之机,“搭车”强征孙庄村约500亩农田。在无任何征地批文的情况下,征占高铁根本涉及不到的牧野区孙庄村农田,而且存在克扣农民的补偿款问题,失地农民陷入生活无保障境地。几年前,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在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一些地方借机突破政策界限,“未批先用”、“借机圈地”、“搭车用地”等违规违法问题出现反弹。

如此看来,芜湖当地“搭车征收”的底气正是来源于“全国通行做法”的认识。或许,正是这种“法不责众”的心态,给了一些地方肆无忌惮的胆量和“搭车征地”的冲动。土地征收上的“搭车征收”乱象不止,根本还在于问责机制没有立起来。以“首次土地问责”为例,之前号称“史上最严”令人大跌眼镜,44名地方政府负责人、29名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负责人,大部分只是被警告、记过、记大过等处分,最重的为降级,没有人被撤职或开除。

如何让“搭车征地”不再重演,需要“解剖麻雀”的精神,从治理每一个个案开始。(唐伟)

责任编辑:王典